鸿运国际

                                                              来源:鸿运国际
                                                              发稿时间:2020-05-25 15:30:18

                                                              (侠客岛按:“后疫情时代”到来,世界都在看中国能否担起继续推进全球化的重任。)

                                                              税收流失严重,是我国个人所得税比重较低(历年最高8.87%,2019年6.58%)的主要原因。提高直接税比重的关键之一,就是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从长远来看,将经营所得纳入综合所得,并降低最高边际税率、简化级次,是减少个人所得税流失,提高个人所得税比重,实现“量能负担”、税负公平的必由之路。

                                                              对消费者而言,过去在商场里买高档手表,商家的售价里包含在生产环节对生产企业或进口环节对进口企业征收的消费税,商家一般不会也不必向消费者明示这一点,消费者对包含在价格中的消费税没有什么概念。但征收环节后移至零售环节之后,商家可以向消费者解释价格中包含20%的消费税,消费税将近距离直观地感受到消费税,税负从企业向个人转移,纳税人意识会因此不同。

                                                              如果美方坚持冷战思维,推行遏制中国的战略,损害中国的核心和重大利益,结果只能是损人害己。中国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将坚定不移捍卫自身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侠客岛按:其实两国关系处得好,相互尊重是基础。你有你的社会制度,我有我的发展道路,公平竞争,互利共赢。但中国也把丑话说在前头,不惹事,也不怕事,坚定捍卫自身利益。)

                                                              国家安全是安邦定国的重要基石。维护国家安全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侠客岛按:一针见血,香港问题就是国家安全问题。)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

                                                              建立和完善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促进公平

                                                              该研究的对象为来自纽约市曼哈顿北部两家医院的257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均为成年人,年龄中位数为62岁,其中三分之二为男性。这257名患者占这两家医院3月2日至4月1日入院的新冠患者总数的近四分之一。截至4月28日,有39%的患者死亡,37%的人仍在住院。

                                                              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战胜疫情需要科学、理性和团结合作。我们希望在这场抗击疫情的斗争中,理性战胜偏见,良知战胜谎言,多一些责任担当,少一些政治操弄。聚焦防控,加强合作,才能有效控制疫情,挽救更多人的生命。(侠客岛按:把防疫问题政治化是西方一些政客的一贯伎俩。人命关天,还忙不迭甩锅,的确够无耻的。)

                                                              4、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中国是否出现了外资企业撤离的情况?这种做法是否会加速逆全球化的进程?怎么看待今后一个时期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走向?

                                                              自1994年税制改革以来,我国长期是以间接税为主体的税制结构。这一结构存在诸多问题,比如不公平,中低收入者承担的税负比高收入者更高。举个例子,隔壁老王每月收入1000元,用于吃饭消费500元,吃饭消费占收入比重为50%;某公司高管王先生每月收入10万元,用于吃饭消费5000元,吃饭消费占收入比重只有5%。由于增值税等间接税往往是比例税率,同样一个馒头对老王和王先生都是13%的增值税,隔壁老王在吃饭消费中负担的增值税占收入的比重要远高于王先生。因此,“边际消费倾向递减”的因素,使得中低收入者基本消费支出的税负高于高收入者,这显然不利于社会公平。